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校长频道 > 人物风采 > 正文 返回首页
不忘初心追梦人
——追记优秀共产党员、复旦大学教授钟扬
www.zgxzw.com  2017/12/25 13:20:28  来源: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

钟扬在野外采集植物种子。(本版图片均为复旦大学提供)


扫码观看钟扬事迹微电影《播种未来》


“一名党员,要敢于成为先锋者,也要甘于成为奉献者。”——钟扬

 开玩笑的时候会说:“我和钟扬是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两个著名的胖子。”然而在内心里,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院士始终对钟扬怀有一份深深的敬重。他说,倘若用一个词来凝练钟扬的一生,应该是“追梦”二字,“钟扬就是一个一生追梦的人”。

    12月22日,钟扬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上海展览中心举行,同事、学生、妻子等深情回忆钟扬,讲述他为了祖国的科研教育事业忘我奉献、播种未来的先进事迹。他们说,钟扬扎根中国的大地,是不忘初心的追梦人,是耸立在雪域高原的精神坐标,是播种未来的时代先锋。

    钟扬生前系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今年9月25日因车祸不幸去世。他连续援藏16年,在野外收集上千种植物4000多万颗种子,用心培育大批优秀学子……在53岁的人生旅程中,留下太多不平凡的足迹。

    近日,教育部追授钟扬“全国优秀教师”称号,中共上海市委追授钟扬“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一场场座谈会、报告会在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西藏大学、上海杨浦等地举办,一股学习钟扬的热潮在全国各地涌动。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说,钟扬同志是新时代的重大先进典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蕴含着丰富的时代内涵,高度契合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的时代号召,集中展现了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知识分子的时代风采,生动诠释了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上海城市精神的时代内涵。

    钟扬虽然离去,但他的事迹依然被传颂。

    心里永远装着国家

    “不是杰出者才善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钟扬

    “不是杰出者才善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钟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的心中有许多梦想:查清青藏高原植物种质资源的家底,为人类留下宝贵财富;让上海的海滩也能长出大片大片繁盛的红树林;为少数民族地区培养更多高层次人才……

    为了这些梦想,他对科研、育人和生态保护痴情付出,却把个人名利看得很淡。

    “钟扬老师凭着内心的挚爱去做事业,不管是在上海种红树林,还是为小朋友做科普,抑或坚持16年援藏,都不能用现行的评价体系去考评,但他做得义无反顾。”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楚永全说。

    上世纪90年代初,钟扬与妻子张晓艳赴美国做访问学者和留学。当时选择回国的人并不多,但钟扬从来没有纠结过这个问题。回国时,别人往往带生活中稀缺的彩电、冰箱等家用电器,钟扬却买了计算机、复印机。

    张晓艳回忆说:“我们一起去提货的时候,海关都不相信,怎么可能有人用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给公家买设备?”然而,这正是钟扬的做事风格。他头脑里经常想的是:我应该为这个单位、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事?

    2000年,钟扬放弃了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副所长的岗位,到复旦大学做一名普通教授。那时他已“官至副厅级”,但他并没有把官位和职位看得很重。

    到复旦生命科学学院工作后,钟扬和几位老师一起承担起重建生态学科的使命。他越来越意识到,许多物种在消失,保存种质资源已经成为一项基础性、战略性的工作,对于国家发展、人类命运都意义非凡。

    经过大量细致的文献调研和实地野外考察,钟扬发现西藏独有的植物资源未受足够重视,物种数量被严重低估。即使在全世界最大的种子资源库中,也缺少西藏地区植物的影子。

    他开始把目光投向我国生物资源最为丰富的地方——青藏高原。

    从2001年起,钟扬坚持10年自主进藏开展科研,此后更连续成为中组部第六、七、八3批援藏干部。一方面他收集植物种子,为保护生态存储未来的希望;另一方面致力于在西藏建设生态学科,培养人才。

    十几年来,钟扬在雪域高原艰苦跋涉50多万公里,收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填补了世界种质资源库没有西藏种子的空白。他始终坚信:“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

    钟扬和团队在西藏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采集的高原香柏已提取出抗癌成分;追踪数年,最终寻获“植物界小白鼠”拟南芥;带领学生用3年时间,将全世界仅存的3万多棵西藏巨柏全部登记在册;通过研究,找到了可在制香功能上替代巨柏的柏木,为珍稀巨柏筑起一道坚固的保护屏障……

    红树是一种适应海岸生活的植物,以往最北存活在浙江温州。一次钟扬提出,现在气温变暖了,也许上海也能种活。这是前人不曾有过的设想。上海的海岸线很脆弱,如果有红树,对于生态保护将大有裨益。钟扬在南汇投入了这项尝试。

    从小苗长大需要50年,成为红树林则要100年甚至更久,种树者自然看不到这一幕。但钟扬说,这是我献给未来上海的礼物。在内心里,他希望上海光秃秃的海岸线能长出美丽的红树林,成为上海新的生态名片。

    在双胞胎儿子幼时的记忆中,钟扬是个“不靠谱的爸爸”,因为他每次答应要一起出去玩,事到临头总是被冲掉。学生有事情,出于行政职务需要,或者西藏同事有需求,钟扬总是放下与孩子一起玩的约定,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钟扬的追求里始终是人类、是国家,是科学、是教育。他的追求里有无数的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金力说。

    打造高端人才培养的援藏新模式

    “我有一个梦想,为祖国每一个民族都培养一个植物学博士。”——钟扬

    刚到西藏时,钟扬发现,西藏大学植物学专业是“三个没有”:没有教授,老师没有博士学位,申请课题没有基础,学科底子十分薄弱。很多人对钟扬的到来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学校来过一批又一批合作者,似乎都没实现什么科研突破。但他们没想到的是,钟扬居然留下了,而且一干就是16年。

    钟扬生活异常简朴,常年穿的一条牛仔裤是在拉萨地摊上买的,只花了29元,然而他对西藏的师生却慷慨无私。为了帮助学生开拓视野,他个人出资发起“西藏大学学生走出雪域看内地”活动,组织80多名西藏大学学生到上海学习。

    面对西藏大学教师申报国家级项目没经验、不敢报、没人报的情况,钟扬不仅帮老师们义务修改项目申请书,还提供申报补助。只要是藏大老师申报项目,无论是否成功,他都补助2000元,用于支付申报过程中产生的费用。

    2002年,钟扬帮助西藏大学教师琼次仁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当时他常常一边插着氧气管,一边连夜修改申请报告。这个项目成为西藏大学拿到的首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极大地增强了老师们的科研信心。

    两年后,琼次仁不幸罹患癌症,弥留之际,他紧紧拉着钟扬的手说:“我走时,你抬我,你来抬我。”简单的话语,体现了藏族同胞给予朋友的最高信任。

    去过青藏高原的人都知道,在与自然极限的抗争中,人类极其脆弱和渺小,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高原反应,很少有人愿在那样高寒险恶的环境里长期工作。然而钟扬做到了,平均每年在西藏工作多达150天。

    西藏阿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气候寒冷干燥,平均风速在每秒3.2米以上。有人劝钟扬不用去阿里,那里海拔太高、生活条件太苦,而且物种较少,辛苦一天只能采几个样。钟扬却说,正是因为别人不愿去,我们必须去!

    因为,他深知,西藏每一个特有物种,对国家而言都是无价之宝。

    钟扬说,海拔越高的地方,植物生长越艰难,但是越艰难的地方,植物的生命力越顽强。“我希望我的学生,就如这生长在世界屋脊的植物一样,坚持梦想、无畏艰险。我相信,终有一天,梦想之花会在他们的脚下开放。”

    上有老人,下有双胞胎儿子,钟扬也知道,家人希望自己能够留在身边。在钟扬成为援藏干部后,张晓艳宽慰自己,等3年援藏期结束,丈夫应该就回来了,应该可以多照顾家庭。

    可是每一期援藏结束,钟扬似乎总有无可辩驳的理由开始新一期的援藏:第一次是要盘点青藏高原的植物家底;第二次是要把西藏当地的人才培养起来;第三次是要把学科带到一个新的高度。因为,他深深地眷恋着雪域高原。

    在钟扬带领下,西藏大学实现了多项“零”的突破:2011年获批生物学一级学科硕士点,为该校首个理科硕士点;创建“西藏生物多样性与可持续利用”科研创新团队,2012年成为西藏第一个生物学教育部创新团队;2013年获批生态学博士点,为该校首批三个博士点之一;2017年更是带领西藏大学生态学入选“双一流”建设学科。

    钟扬曾多次提到,56个民族都是祖国大家庭的成员,“我有一个梦想,为祖国每一个民族都培养一个植物学博士”。

    西藏大学理学院教授拉琼曾跟钟扬在复旦大学读博士,为他无私忘我的人格力量所深深折服。他说:“这些年,穿着旧牛仔裤、背着旧书包,不舍得给自己多花一分钱的钟老师,自掏腰包给藏大师生的扶持,加起来至少有几十万元。他就像那高原上的神鹰,给了我们无限的信心、勇气与力量!”

    钟扬如此总结自己十几年的援藏工作:“我在西藏干了3件事:为国家和上海的种子库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万颗种子,他们可以储存上百年;培养了一批藏族科研人才,我培养的第一个藏族植物学博士,已经成为了教授;为西藏大学申请到第一个生态学博士点、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我希望打造一种高端人才培养的援藏新模式。”

    让生命燃烧起来

    “一名党员,要敢于成为先锋者,也要甘于成为奉献者。”——钟扬

    一个人成绩的取得固然与天分有关,更重要的是持久勤奋的付出。钟扬就是这样。

    他不仅有长远的眼光,更是一位善于执行的实干家,在深夜乃至凌晨时分工作,是他的常态。他把全部身心扑在事业上,让生命燃烧起来,熊熊火焰照亮了一片天地。

    钟扬本来患有痛风,身体并不太好。2015年,他因脑溢血而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昏迷了两天。经抢救苏醒后,他关心的第一件事是询问同事:“原本我要上的课是否安排妥当?”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徐翌钦记得,2015年他在医院陪护生病的钟扬,夜里3点听到手机响了,以为是有人打来电话,结果发现是闹钟。第二天他问老师这是怎么回事,钟扬回答,这是提醒他该睡觉的闹钟。

    当15岁正读高一时,钟扬就实现了大学梦,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从无线电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中科院武汉植物所,从事植物学研究,二十几岁就成为当时国内植物学领域的青年领军人物。

    成绩的背后是他超乎常人的坚持和勤奋。钟扬从无线电专业转向植物学研究,其间他花了两年业余时间,旁听了武汉大学生物系所有课程。

    为了不影响复旦研究生院物业师傅休息,办公楼里装了门禁,仅钟扬一个人办了门禁卡。楚永全说,这不是搞特殊化,而是因为“整个楼里面只有钟扬才会经常很晚离开,他办公室里的灯总是在深夜还亮着”。

    钟扬曾风趣地说,自己做科研有“四像”:像狗一样灵敏的嗅觉,把握前沿;像兔子一样迅速,立即行动;像猪一样放松的心态,不怕失败;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像牛一样的勤劳,坚持不懈。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经历重病后钟扬会有所“收敛”,放慢工作的节奏。妻子和父母也劝他,钟扬却回答,“西藏的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他真的是在搏命、玩命。身体严重透支,两边来回来去跑,对身体影响反而不好。”张晓艳说。

    钟扬不仅没有放慢脚步,反而加快了。他总有一种使命感——让复旦大学的研究生工作再上台阶,把西藏大学的人才梯队真正带起来。

    在复旦大学研究生院综合办公室副主任包晓明眼中,钟扬没什么私心杂念,对待同事满腔热情,自己的事情却看得很淡。

    一次,钟扬入围了某个奖项,进入网上展示与投票阶段。身边有人说,“你们学校那么多研究生,微信转发一下,一定投票很多”。钟扬摇摇手就过去了。包晓明说:“钟院长当过编辑,可以用很规范的符号修改文稿,但对于办公室为他准备的报奖材料,他却从来没做过改动,能否得奖在他看来并不重要。”

    这份纯粹,如同钟扬的一种生命印记。

    楚永全也对钟扬不计个人名利的为人特点深有体会。他回忆,作为研究生院院长,钟扬手上是有一些“权力”的,但他从来没有对自己所在学院、学科的招生有什么“关照”,也从来没有为学生毕业论文盲审打招呼,完全是秉公办事,原则性很强。

    钟扬在研究生院倡导实施“问题驱动型”中期质量检查,加强研究生培养质量监督。邀请校外的学科专家、管理专家和德育专家,到校与研究生做“一对一”面谈,了解学生个体的真实状态。

    在钟扬的推动下,复旦大学成立研究生服务中心,全年无休,365天为学生办事。他常对同事说:“宁可我们自己累一点,也要尽可能方便学生。”

    9月9日是钟扬两个儿子的生日。他给在山东的小儿子买了蛋糕,快递过去,与家人一起到餐馆给大儿子庆生。当时点了大儿子爱吃的牛排,饭还没吃完,钟扬就匆匆到学校去了,“跟西藏大学来的同事谈点工作”。

    生命最后的日子里,钟扬一直马不停蹄地奔忙着。楚永全曾提出,近期党支部组织生活,想请钟扬给大家讲一次党课,带大家学习黄大年先进事迹。9月24日23时56分,钟扬在复旦研究生院“院长办公会”微信群里向楚永全确认:“我26日出差回校,下午4:00给大家讲黄大年。”

    “钟院长和黄大年很熟悉,由他来讲黄大年是非常合适的。”楚永全告诉记者。除了上党课,楚永全还有另一种用意:“钟院长有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心,勤奋忘我,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我们身边的黄大年。”

    然而,这个心愿没能实现。

    9月25日清晨,噩耗传来——钟扬在去内蒙古城川民族干部学院讲课出差途中遭遇车祸,不幸离世。

    9月29日,钟扬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宁夏银川殡仪馆举行,其后,他的骨灰运回到上海。复旦大学近百名师生前往浦东国际机场,在雨中迎接钟扬归来。校园里挂着怀念钟扬的横幅,上面写着:“留下的每一粒种子都会在未来生根发芽。”

    从东海之滨到雪域高原,人们呼唤钟扬的名字,为他的去世而悲痛惋惜。

    钟扬生前曾说,“一名党员,要敢于成为先锋者,也要甘于成为奉献者”。他做到了。

    钟扬走后,张晓艳和家人商量,决定把钟扬的车祸赔偿金全部捐出来,用于支持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才培养工作。她说:“国家的教育事业是钟扬一生的牵挂。这是我们家人能为钟扬未竟的事业做的一点事,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钟扬走了,种子还在。他对祖国的那份深沉的热爱,依然在悄悄流淌。

    【画像钟扬】

    关键词:初心

    “钟扬有着一个当老师的梦,他的初心就是当一位好老师。”——钟扬同事、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陈浩明

    关键词:追求

    “钟扬的追求里始终是人类、是国家,是科学、是教育。他的追求里有无数的别人,唯独没有他自己。”——钟扬同事、复旦大学副校长金力院士

    关键词:坚守

    “钟扬是一个特别纯洁和高尚的人,没有私心杂念,他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始终坚守他的初心。”——钟扬朋友、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包信和院士

    关键词:爱心

    “这些年,穿着旧牛仔裤、背着旧书包,不舍得给自己多花一分钱的钟老师,自掏腰包给西藏大学师生的扶持,加起来至少有几十万元。他就像那高原上的神鹰,给了我们无限的信心、勇气与力量!”——钟扬学生、西藏大学教授拉琼

    关键词:责任

    “钟院长有着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心,勤奋忘我,在我心目中,他就是我们身边的黄大年。”——钟扬同事、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楚永全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351-3086138)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课上不讲课下讲”岂止是师德败坏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人民网教育频道  四川新闻网教育频道  中青网  光明网  每日甘肃网教育频道  亚心网  天山网  黄河新闻网科教频道  新华网教育  中国经济网教育 
 
版权所有:中国校长网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务热线: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36号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