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教育社会 > 正文 返回首页
21岁男子刺死曾经班主任 称读书时受管教心怀不满
www.zgxzw.com  2020/1/14 9:10:43  来源: 成都商报
分享到:

原标题:21岁男子刺死曾经的班主任,自称读书时受到管教心怀不满

2020年1月3日下午,海南澄迈县第二中学校园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死事件。21岁男子蒙某在教师宿舍楼下,持尖刀将该校老师徐某刺伤,犯罪嫌疑人蒙某被当场控制,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当日官方内部通报显示,经初步讯问,蒙某自称在澄迈二中就读时不服徐某管教心怀不满进而行凶。

1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蒙某家属处了解到,蒙某于2013年初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偏执型,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

一把尖刀,狠狠刺伤了两个家庭。事后,徐某一家人陷入巨大的悲痛当中。徐某妻子认为,从嫌疑人蒙某作案的情况来看,“根本不像是一个精神疾病患者能够做到的,一定要让他得到严惩。”

而蒙某家人也陷入深深自责当中,蒙某父亲说,“我宁愿被杀死的是我。”

教师徐某生前。

案发现场:下午在宿舍楼下行凶

徐某出生于1983年4月,2006年大学毕业后即到澄迈二中工作,初任数学老师,2018年转教计算机,并担任班主任。该校公告栏显示,2019年春季学期,他还获得该校“初中优秀班主任”荣誉。

照片中的他阳光帅气,同事们称他乐于助人,学生们称他开朗爱笑。他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李某同为该校音乐老师,大的儿子7岁,上一年级,小的1岁两个月,正牙牙学语。

澄迈二中。

2020年1月3日,周五,多云,气温25/19℃。上午,徐某上完课后,回家做了妻子最爱吃的牛肉炒尖椒和炒鸡肉。下午2点30多分,徐某照例骑着电动车带着大儿子去上学。因为忘记带头盔,他又折返到教师宿舍楼下。

“监控显示,下午2点不到10分的样子,凶手就出现在宿舍楼下,戴着安全帽和耳塞,一直等到徐老师骑车出去,他也跟着出去。徐老师回来,他也回来。”和徐老师同住一栋楼的A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大概(下午)2点50分,看到那个时候,徐老师背对着凶手拿帽子。这时凶手下车,把车停好,从坐垫下面拿刀,就开始动手了。”A老师说。

“可能出于本能,徐老师把孩子抱上了4楼。”A老师称,“当时有人喊叫,凶手可能也害怕了,把刀一甩,帽子一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后来就骑着摩托车走了。”

彼时,4楼的李某正准备出门上课。听到喊叫声后,她走到窗户边看发生了什么事,“以为有人在吵架。”此时,敲门声响起,她一打开门,丈夫便倒在了地上,“头上全是血,看不清伤口在哪,儿子左手臂也被划伤了一刀。”

李某急忙呼救,并拨打了120和报警电话。听到呼救后,几位老师赶到徐某家中,帮忙将徐某抬下楼,用私家车将其送到医院。

红星新闻获得现场图片显示,一楼楼梯口有一大滩血。而1楼到4楼的54级台阶上,全都有血迹。3日下午3点50分,经抢救无效,徐某被宣布死亡。死亡证明显示,徐某系刀刺伤后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知情人士称,蒙某行凶后曾跑到校长办公室“自首”。官方通报称,嫌疑人被当场控制。

嫌疑人蒙某(圈内)被当场控制。 

红星新闻记者获得的3日官方内部通报显示,经县公安部门初步讯问,犯罪嫌疑人蒙某自称其曾在澄迈二中就读,因不服就学时老师徐某对其进行的管教而心怀不满。

官方内部通报。 

曾与蒙某同班的C同学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蒙某确于2011年在澄迈二中就读,彼时徐某是其班主任,“印象中蒙某当时很高很瘦,没有现在这么胖,背有点驼,喜欢独来独往,成绩也不是很好。”

“知道徐老师被蒙某刺死后,同学们都很心痛、震惊,不明白蒙某为何多年之后行凶。”C同学说,徐老师当时对同学们很好,尽职敬业,经常辅导同学们写作业,“就算管教也是正常的管教,从来没有体罚或骂过哪个学生。”

C某还称,彼时所在班级流动性大,大多数同学成绩较差,经常有同学失学或转进来,“我还记得初一时有蒙某这个人,到初二时就没有印象了。有一位同学称初二到我们班时蒙某还在,但是初三毕业时蒙某不在我们毕业照里面。”

嫌疑人:小时候常被欺凌 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

1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曾走访蒙某家。据了解,蒙某出生于1998年6月,家中排行老二,上有一个23岁的姐姐,目前就读于某医学院;下有一个5岁的弟弟,在上幼儿园。

蒙某的父亲蒙甲(化名)称,蒙某自上小学起就表现有一些低智行为,“考试经常考几分,曾留级转校”,还经常被别的孩子欺凌,有一次蒙甲甚至找到了对方的家属。

蒙某父亲。 

蒙某姐姐蒙乙也称,小时候曾与蒙某一起上学,就她所知,被欺凌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他从来不会跟我们说,甚至帮着欺负他的人隐瞒。”

及至初中,蒙某先被送往澄迈二中就读,后又转到另一所学校就读,但还是读不下去。

蒙甲夫妇记不得儿子具体是哪一年开始发病的,“突然就开始胡言乱语,乱摔东西,嚷嚷着有人要害他。”后来,夫妇俩见儿子状态没有好转,于是将儿子送到海南省安宁医院检查。

据蒙甲提供的病历材料显示,蒙某最早初诊日期2013年2月,主诉无明显原因下,出现精神异常,表现为失眠自语,常在家听到有人议论自己,时称有人做事针对自己,常无故发脾气,拿着不满意的东西时要打坏,要求父母买,上学时成绩较差,常受到同学欺负,看到数学老师时称老师开车搞自己,有打老师的冲动,病程中无发热抽搐史。

经诊断,蒙某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存在幻听、妄想。2014年2月至2019年9月曾10余次住院治疗,其中2018年4月1日到2018年12月20日连续住院,周期最长。

“经常都是这样的情况,孩子发病了我们将他送到医院治疗。情况好转后,我们将他接回来,犯病了再送过去。”蒙甲说。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一份日期为2018年9月1日的某医院出院小结中,蒙某入院情况称:患者于5年余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精神异常、行为紊乱,主要表现为自言自语、胡言乱语,说有人看他,看他是为了让他害怕,说班主任让他害怕,说那个老师喜欢他,有时叫父亲不要观察他,无故摔手机,无故打自己东西,乱花钱,易激怒、毁物,喜欢独处,不与人交流,性格孤僻。曾在安宁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给予抗精神药物治疗,出院后未规律服药,症状反复并加重,今由家属送入该院治疗……住院期间,给予心理矫正行为矫正治疗,患者病情较前好转。出院情况:意识清楚,情感淡漠,思维贫乏,意志减退,生活能自理,现病情尚稳定。

2018年9月1日蒙某的出院小结。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其中出院小结“意志与行为”一项中写明“有冲动伤人行为”。蒙甲称,自己并未仔细看诊断书上的内容,“我们也经常叫他不要出去乱跑,不要惹事生非,主要是怕他受欺负,从来没有想到他会杀人。”

蒙某最近一次出院时间为2019年9月11日。 

蒙甲夫妻俩很少知道儿子在外的活动情况。他们在县城内经营着一家夜宵店,每天下午4点多出门,凌晨5点才收工回家收拾睡觉。在他们熟睡之时,蒙某已经骑着他的摩托车出门了,穿行在澄迈县的大街小巷。

有消息称,蒙某之前在金江中心市场一带跑摩的。金江中心市场一位水果店老板称,此次事发半个月前,蒙某曾到她店里买水果,“他很爱吃,经常买一两个菠萝蜜和芒果,吃完就走。”

金江中心市场。

一位摩的司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蒙某很壮,看起来有150多斤,身高1米6左右,经常跟他们抢生意,“那人最冷的时候都穿着短裤、短袖和拖鞋,看起来脑子有些问题。”

该摩的司机还称,蒙某并不固定在某一地点拉生意,而是到处跑。

同样见到过蒙某身影的还有澄江二中附近的商铺老板们。一位商铺老板称,时常看到蒙某在二中附近逗留,跑客拉货,“两元三元他也跑。有时别人跟他争生意,他还会拿刀威胁人家。他坐垫下面有把刀。”

一位饭店老板称,1月3日中午1点半左右,蒙某骑着摩托车在她店门口问“有饭没,我说没了,他就走了”。之前,蒙某曾多次到她家饭店吃饭,“饭量很大。”

死者家属:嫌疑人曾威胁、跟踪

在蒙乙的记忆中,弟弟的病情时好时坏,“他平时对我特别好,在我上高中的时候还会主动送我去上学,上大学时偶尔还给我发红包。但一发病就像变了一个人,经常摔坏东西。如果叫你你不应的话,他就会生气。有时他还会朝奶奶大吼大叫,但一冷静下来又会积极地向奶奶道歉,说我做错了,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蒙某的病症给整个家庭蒙上了阴影。蒙甲称,“在别人谈论儿子的时候,自己从不搭话。”蒙乙曾想,自己毕业后,或许能认识一些精神疾病方面的专家,能找到治疗方法。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1月3日下午,蒙某在学校杀死了他曾经的班主任老师。

当天接到警方电话时,蒙甲夫妻俩还在家里睡觉。“打电话给他,一直不接,隐约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但警方没有没有透露具体情况,只说到派出所去一趟。”蒙甲说,到了晚上,在微信群里看到事发现场图片才知道儿子杀了人。

“如果没有发生这事,我可能连那位老师姓什么都不知道。”蒙甲称。当记者问到蒙某就学时,家长未跟班主任沟通过吗?蒙甲夫妇称没有沟通过。

之后,蒙甲夫妇又陆续得知徐某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我们知道给他们家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是现在似乎道歉也没有什么用,我宁愿被杀死的是我。”

1月4日,徐某在澄迈县一处陵园安葬,澄迈二中百余名老师自发送行。按照当地风俗,李某未能送丈夫最后一程,“不能让他走得有牵挂。”

“他最爱的就是我们母子仨,胜过爱自己千百倍。”李某回忆,“天气冷,他手都裂开了,还要洗菜洗碗,从不让我做。刮风下雨也是他送孩子,每天一回到家就喊我的名字,看我在哪个房间。生两个孩子,他在医院日夜陪着我……”

徐某妻子李某。

李某不明白蒙某为何要下此狠手。在她眼里,丈夫对学生们非常关心,“有一次中午饭做好了,等到1点多他都还没回家,打电话才知道他是在教室辅导学生们写作业。我说那孩子们也要吃饭啊,他说已经叫家长送来了。”

事发后,李某也得知蒙某患有精神疾病,但她认为,凶手的作案过程并不像一个是精神疾病患者应该有的状态。

她回忆,2019年春节期间,家人就受到过一次威胁。“当时丈夫母亲出门做头发,就碰到这个凶手,他问我婆婆知不知道丈夫住哪,婆婆说不知道,凶手就骑着车走了。后来因为也没有实际的威胁也就没有报警。”

而这一次,“事发前就在校门外踩点、跟踪,后来不知道怎么跑到校园里行凶。”

事后,该校多位老师和商铺老板在表达对徐某的遭遇感到痛心、惋惜,同时也对学校的安全保卫措施提出了质疑,“学校大门10多年来都形同虚设,除了规定时间小车通行受限之外,平时各类人员出入都没有问题。”

他们还称,“去年凶手就意图对另一位曾在澄迈二中教过他的老师行凶。这位老师彼时已到另外一所学校教书,由于该校保卫措施严格,凶手没有得逞。”

1月11日中午12点,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澄迈二中,不少家长骑着电动车在校门外等待孩子,校门旁伫立着一块红色的牌子,“根据校园安全管理条例,一切外来人员未经允许,不得进入校园内,多谢合作。”校门口几位安全值日老师和保安人员注视着走进走出的学生,一些试图进入校园的人员被要求进行登记。

当天学校在进行期末考试,下午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学生们将回到家中,迎来自己的假期,而徐某的儿子再也等不到他的爸爸回家。

“前天晚上大娃还问我,爸爸什么时候出院啊,我说等你长大了爸爸就出院了,孩子问那爸爸在医院谁给他喂饭啊,我说有医护人员,我不能告诉他的是,爸爸已经没了。”李某说。

红星新闻记者 李文滔 摄影 陶轲 发自海南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