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校长频道 > 环球博览 > 正文 返回首页
外国高校博士:学生不是导师家奴 干私活绝不可能
www.zgxzw.com  2018/1/20 8:14:38  来源: 新京报
分享到:

原标题:国外高校博士:学生不是导师家奴

欧美高校,学生与导师的关系,只是建立在学业之上,除此之外,导师对学生不承担学术指导之外的任务,也没有利益纠葛。

西安交大博士杨宝德投河自杀,死在圣诞夜。警方认定,没有证据表明自杀系刑事案件。

杨宝德死后,其女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杨宝德的悲剧源自“不堪博导周老师奴役”。媒体还原了诸多细节。周教授对杨宝德明确提及或暗示的要求包括:浇花、打扫办公室、拎包、拿水、去停车场接她、陪她逛超市、陪她去家中装窗帘等。

以上事项,也从杨宝德与导师的聊天信息得到印证。

读博的杨宝德本应有不错的前途,但转头成空,他什么也没有了。

1

杨宝德之死跟导师有没有关系,还有待权威调查。但他身上体现的研究生与导师之间公私不分的关系,却已引起很多反思。

也举一个我身边的例子。

我的某个学长,上研究生时家境比较贫困,导师在学术上的指导之外,对其生活也比较照料。但另一方面,导师要求他住在导师家里,替导师照顾孩子。他不仅要给孩子做饭,还要负责接送上学。

这种状况大概持续了半年。现在博士毕业已做了硕导的他,每每提及此事,仍耿耿于怀,认为当初导师对其压迫太深,并表示,以后绝不会对学生这样做。

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杨宝德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它们分布于高校、研究所等机构中。只是一些人的反应没有杨宝德这么强烈。

“控诉”导师公私不分的帖子,社交网站上还有不少。借北航陈小武性侵与杨宝德自杀,更多被压迫的学生晒出了自己的遭遇。

有人被导师拉去做打扫卫生,而事后连口水也没喝上;有人被导师安排陪其父亲看病;更有甚者,还有人称,一大早被生产不久的导师叫醒,竟然是拿着婴儿的粪便去化验……

社交网站上类似的吐槽还有很多,它们共同指向的是,导师对学生私人领域的侵犯,而且当成理所当然。

行文至此,想到一个问题,国内博士求学中遇到这种问题,在国外高校读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图片来源:@追寻杨宝德新

2

为此,沸腾君分别采访了三位在美国、澳洲、欧洲读过书的博士(后),看看他们与导师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并希望借此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反思。

聂辉华(哈佛大学博士后):“干私活绝对不可能”

我导师不会让学生打扫卫生或陪他看病,绝对不会。

话要分两方面说。自然科学跟社会科学不一样,自然科学因为需要做实验,买实验设备,某种程度上导师是学生的雇主,导师给学生发钱,联系比较紧密。但这种关系,仅限于工作与学术。

人文科学,以我所从事的经济学为例,在美国主流大学,硕士生在入学时,有一个导师组,其中一个主导师,一到两个副导师。硕士生一入门不是到某一个导师名下,而是他们共同带领,只有考上博士,才有一个固定导师。这减少了学生与单个导师的直接接触。

但学生给导师干私活,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学业跟家业是分开的,导师与学生的交集,职业是职业,生活是生活。国外有开party的传统,但导师即便在家里开party,也只是正常的社交行为。

当然,中国有其特殊性,因为中国一直有师徒传统,不可能避免师徒私生活的交集。但我觉安得,这种交集,要有两个前提:第一,学生给导师做家务事,导师要付钱,且不能过于低于市场价;第二,让学生干私活一定要有度,不能无限制。

黄典林(澳洲麦考瑞大学博士):“我从来没去过导师家里”

在澳洲,绝大多数情况下,导师与学生是专业关系、职业关系,导师的私事不可能让学生做,学生也不可能答应去做。

所以,学生的个人生活与导师的个人生活几乎是没有交集的。这是一个基本的职业伦理。

我的导师不可能提西安交大周某那样的要求,这既不道德,也有违职业伦理。所以,导师绝对不可能让孩子为他做家务、带孩子。

就我来说,我从来没去过导师家里,吃饭也是在餐馆,他的个人生活我完全不知道。而我也不会跟他聊个人生活,因为主动谈起个人家庭、生活很不礼貌。即便是他主动跟你讲,也有个边界。

即便老师开party也是一种正常的社交行为,而不可能让你介入他的私生活。

布鲁塞尔大学某匿名博士:“我的导师比较冷漠”

我是双学位培养的,在国内有导师,在国外也有导师。国外的导师基本上只关心学术,对学生生活上的事基本上不关心。他不会问我,我也不会求他关心。

国外导师一般比较冷漠,他只关心工作。国内的导师还比较好,会关心我的生活。国外导师只会公事公办,对学术负责。但国内导师的关心会过度。

在国外上学,男女同学也会经常一起聚餐讨论论文,但导师一般不参与。

▲图片来源:@追寻杨宝德新

3

美国、澳大利亚、比利时,我们采访的三个国外博士(后),应该代表了国外博士(候选人)与导师的关系状况。可以看见,在国外,导师与学生公私极为分明,不会发生导师让学生干私活的情况。

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中国,传统的师徒关系中,家业不分是传统,一些手艺的习得,徒弟需要住在导师家里才能学到。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也延伸到了大学师生的授业关系。

在欧美高校,学业与生活,一码归一码。学生与导师的关系,只是建立在学业之上,除此之外,导师对学生不承担学术指导之外的任务,也没有利益纠葛。

另外,聂辉华在采访中提到一点,国内导师让学生干私活、做家务,也与高校行政服务缺陷有关。

在美国主流高校,教授一般会配有行政助理,助理帮助教授订票、报销,安排约见。

而我们的高校,很少有这样的制度设计,导师顺理成章将私人事务托付给学生做。

杨宝德的悲剧,或许有个体因素,但由此引发的高校导师过度介入学生私生活,也值得更多反思。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联系QQ: 83974897、865774072,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欢迎同类网站与本站交换连接! 
 
版权所有:中国校长网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务热线: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36号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